山高疑日近,海阔觉天低

奖恶罚善

对作恶过于宽容

中国对于所有的恶都太过宽容,每个人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接受类似的事情,邻居或者亲戚家的孩子弄坏了你的东西,总会有大人站出来说算了算了;亲戚朋友借钱不还,只要不大也会有人站出来说算了算了;你被人骗了,把骗子送到警察局,警察会告诉你还了你钱就算了算了。

凭什么算了?

纯粹的利益关系社会

我有同学刚到医院收费处工作,知道大家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映是什么吗?是去医院可以找人加塞了。这事每个人肯定都做过,好朋友赚钱以后第一反映就是有了个借钱的对象;认识个在银行的想到了以后可以加塞或者优先买理财产品;我同学知道我学计算机以后没事就来个人让我帮忙写点程序,我说没空他们还发火。最可怕的是相当多人多利益关系毫不避讳,赤裸裸。

满口善意的做坏事

出去喝酒,你说你在吃药不能喝,跟你说喝点没事;你跟家里老人说你对香菜过敏不能吃,老人说你是挑食;做手术前不能喝水,又会有人跟你说喝点没事。那些满口的善意全是赤裸裸的恶意。

盲目的敬老

中国因为历史问题很多老人都是在特殊环境下长大的,从小接受的都是非正常教育,你们都懂我说的是什么。在这个大环境下老一代人培养出来了很多的畸形价值观,反过来用这些价值观再去教育年轻人就着实恐怖了。

满嘴礼义廉耻却做着龌龊的事情

小时候父母会告诉你要公平竞争,但另一面自己到处托关系花钱;学车的时候朋友告诉你遵守交通规则,但你坐到他车上发现各种变道压线。从小到大看了无数这种事情。我朋友说过一句经典的话:很多人看不惯别人的非法所得只是因为钱不是给他的。

生育最大

20出头就开始催你找对象结婚,结了婚就开始催你生孩子,几乎我周围每个人都在经历这个过程,好像老一代人根本不在乎他们的生活是不是开心,甚至不关系是不是能够负担一个孩子,就是生生生。

恐惧个性

无论是家长、学校均是如此,你但凡在人群中间有点特殊,一定会被狠狠打压,时至今日我还能听说有家长恐惧孩子是左撇子,让他练习右手写字。

喜欢用最大的恶意揣测动机

高中时候学校有个骗子,纯粹正义感爆棚撕了几句,之后很多同学都认为我只是想火而已,是的,包括我几乎所有同班同学。曾经写的东西被微博某个机构帐号转载过,撕过两次后,发现又有一堆人认为我只是想火而已。类似的事情非常多,无论你做点什么,总是会跳出来一堆人去揣测你的动机有多么不良,而不在乎你做的事情究竟是不是正义的。

金钱至上的教育

中国标准的家长逻辑是什么?上学是为了考好大学,上好大学是为了找好工作,找好工作是为了赚大钱,这条线路就是完美的孩子。如果你没有做到,那你赚大钱就好了,只要赚大钱也挺完美。家长在一起聚会最炫耀的东西就是我孩子赚了钱或者找了个多好的工作,从小上学连老师跟你说的都是这些。发现问题了吗?有谁关系过你是不是开心?有谁关心过你这是不是你想要的生活?我有个前辈辞了投行的工作去浙江的山里开了个民宿,家里就闹得要死要活的,认为他这辈子完蛋了,我虽然也替他惋惜过,但我更清楚人是活给自己的,人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力,而这个道路并不一定是金钱。

在中国,我最不理解的就是对好人的百般苛责,对坏人的万般容忍。在中国,当好人做好事是不够的,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只要你没实现一辈子,你就不是好人。
反过来,当一辈子坏人,只要一改悔,马上上天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当好人,不能有任何私心杂念,有心行善,虽善不赏
反过来,无心为恶,虽恶不罚
当好人,不能要求对方感恩:施恩图报非君子
当好人,得有各方面的美德,量小非君子,但是当坏人真自由,无毒不丈夫。也就是,做恶是大丈夫的必备条件。
做好人,得任劳任怨,就是你甚至不能期许社会对你说几句好话,否则你就是不任怨。
做坏人——没有任何要求。
而且客观上,法律和社会对好人没有任何保护与表扬,你勇斗歹徒身中几十刀,医药费是没人给付的。
反过来,对坏人也没有任何谴责,碰瓷讹诈的老人,都活得好好的。
一个奖恶罚善的社会,是多么可怕的社会,就是目前的中国。

一位网友(如果希望放名字告诉我)私信给我 :
这句话,概括了那你的那个答案,希望可以放到答案中 :《菜根谭》. “声妓晚景从良,半世之烟花无碍; 贞妇白头失守,一生之清苦俱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Mr.Zhang » 奖恶罚善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