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疑日近,海阔觉天低

你懂的和不懂的护士生涯,且行且歌

离开护理的岗位已经三个月了,在工作的四年里,遇过无数需要感恩的人,笑过也哭过,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蜕变,在读书的时候一直都觉得心电图好难啊各种护理操作步骤好多啊受不了啦,,,,到某一天忽然发现自己看着监护仪上的心电图跟本能反应一样了,抢救起来也不会手发抖了。这四年里,好的病人不好的病人,好的医生不好的医生,还有曾经一起在同个战壕里工作的姐妹们,给予我的是一本厚厚的纪念册。最终的我还是离开了护士的岗位,以前就一直想着如果有一天不做了,一定要好好做一次整理,来记录我经历的那些故事,信马游缰的,这样的人生也很好。

第一个故事:对话

1.朋友篇
A:“什么时候出去玩啊,周末去逛街吧”
我:“晕,你第一天认识我啊,我人生中有周末这个词吗?而且我要上夜班啊”
A:“你怎么老上夜班啊”
我:“没办法啊,医院缺人”
A:“那你到底什么时候休息,下礼拜?”
我:“不知道,护士长排班还没出来呢”
A:“哎,你什么时候可以不用上夜班了啊”
我:“更年期到了的时候吧”
A:“唉,可怜的护士姐姐”
2.家庭篇
我:“妈,我中秋就不回来了,医院排不出人”
妈:“哎,都半年没回家了,想着跟你说什么话都忘了”
我:“没办法啊,咱驻守的岗位要放抗战时期就跟渤海湾一样重要呢”
妈:“你丫就贫吧,哎,当初就应该不让你去读护士的……”
我:“打住打住……第一百零一遍了啊,你怎么最近跟佟掌柜似的”
妈:“说你还不听,,最后通牒,国庆一定得回来啊”
我:“………老妈,国庆就在三天后啊….我过年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回来行不?”
妈:“唉,生个女儿连回家都得讨价还价,过年不回来断绝母女关系啊!”
我:“知道啦知道啦老佛爷,隔开的是距离,隔不开的是我们的DNA,OK?”
妈:“唉,当初…….”
佟掌柜,,第一百零二遍了啊!
3.爱情
B:好久不见啊
我:啊,好久不见
B:怎么样,有男朋友了呗
我:哪里啊,没人追
B:怎么可能啊,小美女
我:真没有啊,都在上班
B:亲爱的,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劳动法》它规定了民众拥有休息的权利,证明以上所说绝对是谎言
我:亲爱的,这个世界上有种职业叫护士,有种时差叫夜班
B:所以呢
我:所以我夜班上好了休息时间要睡觉啊
B:这是浪费人生啊,你要出去接触这个世界以及这个世界上的形形色色的…男人
我:可是我的生物钟告诉我我好想睡觉
B:宅人一个,无可救药
4.婚姻篇
N年之后假设我结婚了
老公:哈哈,我们去哪里度蜜月啊,,去马尔代夫吧,蜜月的天堂啊
我:请假请不出来啊,最近科室里人少
老公:你们科室人就没多过好吧,那半个月总有的吧
我:你当我开淘宝店的啊,想休息就休息,无组织无纪律
老公:去请嘛,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哎,
我:请假也可以啊,就是我要和很多年终奖啦全勤奖啦说拜拜了
老公:你好可怜哦
5.亲子篇
NN年后,假设我生了孩子
儿子:妈妈,给我讲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啊
我:别吵,妈妈要睡觉
儿子:讲啊,讲啊
老公:乖儿子过来,,妈妈等会儿要上夜班,让她睡一下
儿子:妈妈,你不要去上班了,陪我好不好
我:(心酸的眼神)
老公:要不咱们就辞职好了
我:辞职,辞职了谁养活这小崽子(儿子),谁和你一起还房贷啊,你爸你妈身体都不好,我老爸还没有养老保险。哎…
老公:我也就说说啊,不是看你太辛苦了嘛
我:…..算了,睡觉吧,还上夜班呢…..
6.荒诞篇:死后见到上帝
上帝:鉴于你一生为人民服务,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我:我希望世界和平
上帝:讲个现实点的
我:我希望护士不用上夜班
护士能够有双休日,最好有寒暑假
护士的工资和工作量成正比
护士都能到了年纪就嫁掉

上帝:(满头大汗),你还是把地球仪拿过来让我再研究研究吧…..

第二个故事:有关职业病
我觉得不管离开这个岗位多久,有些习惯终究是伴随我一生的,大家一定很有同感:1、看到别人的手第一反应是看静脉,第二反应是看指甲;2、右手中指食指中间有茧;3、跟护士朋友聊天的第一句话不是你好是今天什么班;4、不经意看到整点会有记生命体征的冲动,楞一下才发现自己已经辞职了。
有一次我们几个护士去永和豆浆吃饭,,等饭上齐后大家做了同一个动作然后就笑了,因为我们都打开盖子,然后朝上放在桌子上,完全的无菌操作流程。这大概就是细节体现职业,不是每个护士都有洁癖,但是仔细观察,在家里做饭也好外面下馆子也好,我们不会让盖子的无菌面朝向桌子。挺好玩的习惯….
我不算有洁癖的人,但是只要一走进医院就感觉什么都是脏的,前几天陪朋友去看妇科,她一走进诊室就在床上坐下来我立马把她拉起来,她喝水喝一半把瓶子放桌子上我又立马给她拿手里,根本是下意识的动作,被她狠狠的鄙视了一把。
还有个最明显的特征就是稍微身上有点不舒服就想到最坏的情况,大概就是不知者不畏,父母他们那一辈人从来不做检查不进医院身体都很好,我们二十几岁好像就是全身毛病。不过也许是真的环境不好,以前科室里查出的毛病也是很多的,尤其是甲状腺,腰椎劳损更是平常的很,所以现在我还是不后悔走掉的,毕竟身体是自己的。
记得还是大学毕业考的时候,我室友在看梦里花落知多少,忽然就说:“这个陆叙啊,肯定有颅内高压,然后被林岚一推,晃动引起颅内压过高然后就脑疝, 所以他才会恶心喷射性呕吐,最终导致死亡。”真是不让人好好看书的节奏。看医学题材的电视每次看到那些抢救就无心吐槽,这一点说实话外国的医疗电视剧尊重事实多了。

第三个故事:我的一天
我曾经是一个ICU护士,假设我当天管的是两个稳定的老病人,每天要做的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8点之前到科室,换上睡衣穿衣服裤子鞋子扎头发戴帽子,然后进到科室翻一翻排班本即使我已经看了20遍我的排班,和小伙伴们扯皮一下开始听交班。交班由组长交一遍医生交一遍,如果碰到变态医生交班会和旁边的小伙伴翻一下白眼,交班完科主任护士长讲话,如果不幸遇上三级查房或者检查会再翻一下白眼。
到病人床边和后夜班的小伙伴交班,和清醒病人打招呼看屁股看引流管记下需要注意的事项,让辛苦的小伙伴早点去睡觉后开始给病人查体,工作四年老油条了就不会像刚开始那样从头到脚从心灵到外表检查一次了,基本上就吸痰整理一下床单位和呼吸机情况,脑袋病人看个瞳孔什么的,趁着医生查房前赶快把治疗做掉,如果是变态医生的病人要仔细看流程单不然会被骂死,然后是写新的流程单,去治疗室拿盐水,消毒上盐水,碰上周一周四还得换深静脉CVP,ABP等等,这一段时间基本忙的兵荒马乱的。
然后医生会查房,碰到关系好的那几个就可以放松点自己做自己的事情,碰上某个医生就要跟丫鬟一样伺候在身边随时回答他提出的病人出入量呼吸机模式什么时候改等等层出不穷的问题,等他们查好房健壮的阿姨就来翻身了,翻身前要先翻一遍医嘱看看需不需要灌肠之类的操作。翻身是我最不爱做的事情,还真别小看翻身这件事,基本每个病人都有快160斤,身上还有口插管或者气切管导尿管深静脉以及各种引流管,翻完身拍完背还是很累的。没有其他病情变化每个整点要记录生命体征,有特殊情况随时记录。一般翻身好是9点半,记完小便量然后是准备鼻饲10点钟的中药。
中药喂好开始处理医嘱,先临时再长期,运气好的话几分钟可以弄完,如果涉及其他行事单位就可以折腾了,比如我就最怕开个五官科会诊或者外出CT的医嘱,这就意味着我这上班9个小时没有休息时间了。处理好事情后就差不多是中饭时间了,11点到12点吃饭,没有固定时间。自从变了一个阿长之后,我们中午接班的治疗班从两个变成了一个,于是我们的吃饭时间被无限制推迟了。我们要吃饭,病人也要吃饭吃药,所以在吃完饭后就是鼻饲病人12点的流质和药物。
中午吃完饭大家都有个很困的阶段,能睡了吗?当然NO,,只有治疗班和电脑班以及阿长可以睡觉,偶们这群可怜的娃是要继续呆在病人身边的,鼻饲后要给病人换气切纱布做口腔护理,这个比较简单,如果是口插管的病人做口腔冲洗就比较麻烦。谢天谢地,如果在一点前完成以上的事情,你就可以坐在病人后面的凳子上眯几分钟了,前提是当天阿姨心情很好,没有在一点前就来翻身。这几分钟也是很宝贵的,有时候看着阿姨从那头开始翻身,我还是会不顾一切的趴小桌子上眯一下,泪……
一点钟是第二次翻身时间,这次翻身要更仔细一点,因为两点是家属探视时间,并不是因为要做给他们看,将心比心,看到家人在ICU呆的还不错家属心里也好受一点。有的病人家属探视前还要喂一顿流质,这就必须在翻完身后立即喂掉,不然等探视时间一动吐了就很麻烦。。接下来就是给挂盐水的病人封管整理床单位记录小便量等等杂事,忙完差不多快2点了,然后是等待家属检阅时间。
我们的家属每次都说我们这跟监狱似的,探视时间还掐着秒表进。大家实在太熟了,有的病人一呆就是好几年,所以其实相对病房的护士们,我觉得我还蛮幸运的,因为家属对我们都挺不错的。一般老病人家属都已经熟悉擦洗那 一套了,不需要太操心,他们擦身的时候注意观察心电监护和静脉通路就可以了。有病人需要脱离一下呼吸机的要重点关注一下,毕竟到时候发个气急心衰就有的受了。不用说舍不得离开我的同事们,有时候想起那些可爱的家属我都心里还会记挂他们,还有我们可爱的老爷爷老奶奶,有一个老爷爷是我们的ICU之草,九十多岁了,有空的时候又刚好我管他我就坐在他旁边,然后我眨一下眼睛他也眨一下眼睛,每次问他我漂亮不他都说我漂亮还有点小害羞呢….当然他说翻身的半老徐娘的阿姨也是漂亮的。有点偏题的嫌疑,呵呵
三点钟探视结束,有好几个钉子户是不肯走的,像我这种心软的妹子总是不忍心去催,有时候心里想想人都到这地步了,加起来也见不了多少时间,阿长和主任不在的时候我是基本不催他们走的。不过接下来有件我们都很讨厌的事情要发生了,拍X片的那个放射科小子要来了,一拍片就意味着我不能做任何事情跟个傻瓜一样穿梭在病房大厅和值班室之间,跑的累死我了,拍个十几张片子就要拖到四点啊,,姐姐我五点钟是要下班滴呀。
好不容易送走了放射科的小子,赶快马不停蹄的和阿姨翻身,记小便量,喂四点钟的鼻饲(他们吃好多顿好多顿好多顿,,我算过某个变态医生的病人加上中药一天吃15顿,都不知道这医嘱怎么开出来的),重新挂上盐水,把多余的静脉通路撤掉,有维持的盐水给下一班备好,加呼吸机的湿化水,算当天的出入量,理垃圾。每次理垃圾的时候都超级有成就感的,一天的工作量就体现在那辆治疗车上了。
如果是稳定病人,我可以下班前半小时处理好所有事情,就等着下班,虽然明文规定不能在工作地点吃东西,但是基本这个时候我们美丽的组长大人会拿饼干或者萨其马一个个喂过去,我们就跟嗷嗷待哺的小鸟一样等着食物到嘴巴里就好了。有时候阿长看到我们就转个身过去吃,好像这样她就看不见了一样呵呵,不过阿长其实对我们还是挺好的,阿长像我们的老妈,组长像我们的姐姐。
五点的来临是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候,四点五十左右,夜班组长会问一下有没有收病人,我很喜欢骗她们收了好几个,看到她们失望的眼神我的心里就跟吃了蜜一样甜哈哈。五点后夜的妹子来接我班,跟她交代完盐水处理过的医嘱注意的事情我就可以下班了。然后是大家抢着洗澡的节奏,在我们科室,是没有男厕所这个东西的,因为我们都会跑男厕所去洗澡。忙碌而又充实的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写的好像流水帐,不过这就是最真实的一天,看上去是不是有点忙呢?其实这样的班是很幸福的,因为其中没有收新病人转病人外出检查,,病人也没有心率不齐潮气量不稳定,甚至于在ICU病人没有深静脉要打留置针都是很大的挑战,记得特别清楚曾经有病人前静脉打在脚底上还有胸部,囧…….我已经离开了,但这些好像植入我的生命一样,想起来就有点热血沸腾,我感谢有这么一段经历,但是我不想再回去了。

第四个故事:急诊二三事
其实在急诊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才两个半月,但是在急诊发生的事情占据了我大半的谈资,因为那真是一个妙趣横生的地方,当然你让我再回去上一天班我还是宁可犯下杀人罪杀了你。那段日子最苦也最有故事。
黑道大哥打砸事件:有一天前夜班,我们刚好忙差不多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头上破了的小伙子,这是很正常的啊,于是就让外科医生去小手术室里缝针,由于人手不够,直接把轮转的我拉上去给医生打下手,医生一边缝一边和病人聊天,原来这小伙子是在酒吧和人抢舞伴然后两个人打起来了,据说另一个人还在酒吧起不来呢……事情到这里毫无笔墨可言,十来分钟之后,我们那小门“轰”的冲进来十来个手里拿着钢管、板砖,全身上下都是纹身的大汉,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见到黑道啊,说实话当时真的吓得手都抖了,立马跑进治疗室躲起来,他们一群人直接踹门,到小手术室里围攻那个小伙子,前后也就一分钟不到,打完人立马走。那个小伙最后就直接送手术室了,后来怎么样我是不知道了,但是那种人在我面前活生生被打的头破血流的记忆还是历历在目,所以真的不要接触黑道…
醉汉送钱事件:在急诊见的最多的就是老酒鬼,而一般喝酒喝到要来医院的要么是庆功宴上被人灌的要么是某种不可为外人道的职业女性,,其实我们还蛮讨厌老酒鬼的,不但会把治疗室吐的一塌糊涂,有些男的还动手动脚。所有酒鬼里我就见过一个最可爱的酒鬼,是一个中年男子,家里和老婆吵架了,一生气把五万现金取出来,衣服口袋里装两万,裤子口袋里装两万,手里拿一万,然后喝酒去了。120送进来的时候他还拼命给急救医生在塞钱,还说“你们辛苦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躺倒床上之后我去给他打针,他又把那一万塞我手里“护士,你们是白衣天使,是最可爱的人,警察叔叔,你们也是最可爱的人…..”这五万块钱能让他带到医院里,看来我们已经是一个路不拾遗的社会主义社会了。
好心阿姨事件:记得很清楚是因为我刚上急诊的时候其实不太会打针,连着给这个阿姨打了两针还没进,那阿姨劝我说没关系我的静脉打太多针了很细很难打的。。从业这么多年,我一直都还算幸运的,经常会碰到这样的好心人,换做我自己,我都未必会这么大方,毕竟真的很怕痛。当然也有在输液室里被人家轰下去的经历,人家一看你穿的衣服颜色不一样就知道你不是老护士(当然还有一点是因为看起来就很年轻貌美哈哈),不让你打针。这个阿姨是个做完甲状腺手术后甲状旁腺受损所以经常会出现低钙,,三天两头要来挂葡萄糖酸钙。虽然这个病比起癌症来真的不算什么,但是长期的病痛和永远无法根治常会让人失去信心,可是她从来都是很淡定的一个人,别人抢着排队护士打不进针就骂人或者大声喧哗,她永远就那样笑笑特温暖。每次都会很早来医院,我们后夜班上出是要给白班去准备输液室的器材的,还要铺一张输液床,她经常会帮我铺床。我现在已经忘了她叫什么名字了,只记得她姓黄,相信好人总会有好报的,想对她说一声感谢,给了当时还是菜鸟的我极大的鼓励。
菜鸟受气事件:大多数医生还是不错的,尤其是骨伤科的医生,只要没有病人的时候就会过来护士站这边陪我们。碰上难搞的病人有时候冲上去的不是自己科室的急诊医生反而是外科或者骨伤科的。其实做久了会发现每个科室的医生真的就是那样的,内科的婆婆妈妈但是仔细,外科的大大咧咧但是老犯错误,其实我比较喜欢外科,可是做了四年的内科……当然也有个别的外科医生比较婆妈,最不可理喻的是他们就爱欺负我们这些菜鸟,我多么开心有一天可以把他公诸于世哈哈。我们要做预检分诊,有时候病人分的不对医生就会有话说,当然碰到骨伤科的就给你看掉算了。那天刚好是那个婆妈外科医生,来了一个手上割破条口子的妹子,我本来想分骨科的,但是骨科医生回病房了,于是想着这清个创也算外科于是给分了外科。果然两三分钟后他就过来说了我一顿,说凡是手上的都是骨科;过没多久,来个脸上破了一道的汉子,很浅那种我又给分外科心想这总是你的吧,,结果他过来说这是口腔科的,你妹啊欺负我没读过书吗?最后来了个右下腹疼痛的,,他还过来说这是内科的。终于我带教老师看不下去了,白了他一眼“从头到脚都没你们外科的毛病么,那你们外科到底是看哪里啊给我们圈一下呗“好了,,二话不说回去了。其实我差的就是那几年资历啊,唉!当然比起后来我自己科室那个医生,他很仁慈了啦,至少没有说很难听的话,其实我们有的时候一部分压力来自于医生,他们总会觉得你什么都做不好。
急诊那个时候毫不夸张的奖,忙起来根本没时间喝水上厕所。但也是最充实的,我们打针是有个机器记录的,打了多少针,化了多少盐水一查工号都知道。我记得我走的时候查在急诊打针打了两千多,还不包括在抢救室那些不算进去的,所以下一个轮转到骨科时阿长就对我大加欣赏,急诊是个特别锻炼人的地方,难怪我们医院的护士长百分之七十都是从急诊出来的,历任护理部主任都当过急诊的护士长。

五个故事:关于怎么追到一个护士的行为准则
我们最讨厌男人说的话排行榜第一名:护士挺好的啊,可以照顾家里人;第二名:护士么肯定没医生好,你怎么不考医生呢?第三名:护士不是打打针发发药么。。。如果相亲的时候有人说的是这样的话,那估计就没什么下文了,反正我是这样的。而我们最喜欢听的一句话是:“媳妇儿,走,咱不干护士了,老子养你“
应该会受到很多人鄙视吧,,不过说到底我才不会让一个男人养着我呢,我无非是欣赏那个男人敢养我的勇气罢了,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快人老珠黄了,都没有一个男的跟说说,走不干了,老子养你。。于是我还是只好自己养自己。据我的经验,护士群里的剩女超级多,而且条件都还不错,要真说挑呢,也算不上,可就是嫁不出去的很多。我想如果换成土木工程我老早是孩子他妈了,呵呵。今年七夕的时候举办了一个群体相亲活动,鄙人被家里压迫着去参加了,结果来的妹子太漂亮了,衣服包包一看就是高档品,讲话还特温柔。素颜还蓬头垢面的我只好躲在了角落里哀伤,后来一问全是中医院和人民医院的,还都是83年82年的,看起来比我年轻多了。
我们一群朋友也老是讨论这原因在哪里呢,尤其是80后的那一批,好像月老真的把我们的红线拿去织毛衣了,每次给别人包红包的时候心里就一颤,又一个交卷儿了的,然后又开始周而复始的相亲过程。我觉得最大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另一个就是看多了一些事情好像不敢爱了。我们的工资不算高,但是养活自己还是没问题的,如果是单身没房子没车子,那么在杭州这种城市你还可以时不时的装一回小资青年,至少我从工作开始就没有体会过捉襟见肘的尴尬和还不出卡债的时候,可能从小父母的思想就是量入为出。经济独立必然引起政权的独立,而中国是个男权社会,所以这就是矛盾了。还有就是我们都会去妇产科呆过,也许不知者不畏,男人会觉得女人不就是生小孩的,女人会觉得大家都在生我有什么问题。。不知道是我个人的原因还是整个群体都这样,反正看多了这样寒心的事情,多少会有点对男人没安全感,算心里洁癖吧。我也会觉得小孩子很可爱,但是至少还是得跟喜欢的人生,不然那顺产剖腹产都很恐怖,还有后期的各种妇科病。前几天陪一个朋友去看月经不调,诊室里挤满了人,有的在药流,那种痛苦是男人不能理解,他们只会觉得你怀孕了,怎么这么麻烦啊….
讲着讲着好像就有点偏题了呢,,好吧,我不是一个很能专心致志的人。讲到怎么追到一个护士,我觉得搞清楚她的排班吧,在她上班的时候不要打电话可以发短信,下夜班的时候你还醒着就去接一下,后翻前的时候给她一个可以睡觉的空间别吵着她。大概这样的温柔是最能打动人了。我也希望自己能够遇见这样一个人吧,虽然我已经不做护士了。

第六个故事:从512到青川,从SARS到H7N9
曾经我不是一个好的评论者,因为身上带着极其强烈的愤青气质。随着年岁增长,渐渐的就不是那么尖锐了,正如白岩松说的:二十岁的时候不偏激,身体有病;四十岁的时候还偏激,脑子有病。大学时候的我满腔热血,走上岗位之后战战兢兢,辞职之后的感情很复杂,我还是一直把自己定位成还是一个护士。每个人都有极强的职业荣誉感,我虽然有时候不是那么喜欢一些操作,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医生是带着希波克拉底誓言,护士是带着南丁格尔精神走进医学殿堂的。那应该是我最值得纪念的人生历程了。
最近微信上流行着一个笑话,上飞机的时候有个人病倒了,于是所有人都大喊着:医生呢,医生都死哪儿去了?然后一个人说:医生没有十一假期,都死在医院里了。看到这个笑过之后多少都有点无奈。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医院已经站立在了社会的对立面,往前再走五年,世界都还是挺纯净的,至少没有那么多杀人事件,即使那些血淋淋的现实不是发生在我身边,还是会感觉到心寒和委屈。医护人员的呐喊很难被别人所听到,即使听到了你去医院看一次病还是气得骂娘,不是为了自己辩护,一两个医生不好还可能是个人因素,但是整个社会都把医院妖魔化那就是社会体制的问题了,从03年到13年,也就十年的时间,我们经历 过那么多大灾大难,汶川地政,非典,还有禽流感,再往前是98抗洪,我们的社会和人民的心理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也包括我自己的思想。
03年的我还是初中生,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因为我们这里并不是重灾区,那个时候报道了很多医务人员感染的事情,还有叶欣护士长的逝世,那个时候的人们是相互信任的,很多人是真的前赴后继奔向第一线的。我比较有深刻感觉的是汶川大地震,那时候我还在读大学,上马哲的时候忽然有人窃窃私语,然后就说汶川发生大地震了,伤亡不计其数。不知道是不是当时真的太年少了,我第一反应就是我如果已经工作了就好了,我一定要去灾区。现在说起来都觉得太假,但那时候第二天我们要去浙二见习,电梯旁在放着灾区的情况,还有来来去去的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我甚至会热泪盈眶。那是一场中国的灾难,听那个时候的护士长说大家都是自发去的,在那个时候没有人想到职称奖金,因为你去了之后连生命都不能保证。我觉得我们活得很茫然很痛苦大概是因为缺少所谓的信仰和信任,虽然这很唯心主义。当然现在还是存在那种愿意冲在一线的人,但已经缺少那种全民意识了。
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去年的H7N9了,我已经工作了三年,在ICU,心特别的累。有些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上面需要人去支援传染病医院,,人选从ICU和急诊那里挑。没有人主动报名,然后护士长说那她就要抽签了,每个组抽一个人,这是政治任务!可以想象当时大家心里的悲哀,我们并不是缺少那种精神了,而是真的累了,尤其是在ICU和急诊工作人都有一种很难言语的委屈感,出了H7N9还要上因为病房的人不会用呼吸机。而且最大的导火索在于我们之前收了一例H7N9,检查结果已经知道了,但是上级居然没有告诉我们,于是那么多人就这么暴露在一个你不知道它是什么传播途径的环境中。有时候我们在强调微笑服务的时候真的应该想一想我真的笑不出来啊,还有无陪护制度,我也是无法理解的。我国的民主制度一直都是他们是主我们是民,多少有种外行指导内行的感觉。
可以抱怨的事情很多,政治这玩意儿不是我们小民小众可以诉说的,但是还是希望以后的医疗制度会越来越完善。因为即使我们自己去看病,还是会很生气。医疗这块要改革的并不止是让医护人员笑一笑那么简单,你住院花那么多钱,主治医生笑出八颗牙又能怎么样呢?十年走过,我在最矛盾激化的时候选择退出,不知道十年之后的医疗会怎么样。于我而言,我希望我的孩子不要学医了。

第七个故事:那些同居的日子里
当然,这个同居,不是那个同居。飞碟说里面有一个篇章叫合租房里的中国式青春,讲的特别的入情入理,我们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拥挤在杭州那个不算太大的城市里,寸土寸金,几年过去,也有人在杭州买了房,成了杭州户口,可是这对于我来说想都没有想过,因为最重要的,我在杭州没有找到归宿,其次,它在我心中只是个美好的城市,不适合定居,买了房子就等于什么都被套住了,我心里多少带点浪漫的流浪主义,所以在过去的二十八年里(我擦,暴露年纪了),我一直过着群居生活,是最近几个月才体会到真正单身的日子,那种你关上手机关上电脑关上灯没人知道你是活着还是死去的生活。还好这个城市是我的出生地,我的籍贯我的父母我的亲戚朋友都在这里,我不至于太过孤独。但其实我还是想念以前群居的生活,那些有着共同人生观价值观的小伙伴们。
其实很幸运有她们,两个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一个是我实习时候同一期的小伙伴,我们租的第一个房子是个贫民窟,楼下有个菜场,每天穿过大爷大妈的人潮去上班,路上能看到大爷大妈在小公园里打太极,羡慕之至。那个时候甚至到了冬天我的房间还会有风漏进来,我抖的跟寒号鸟一样,我妈来看过我的居住地之后简直不可思议,因为那房租在我们家可以租一个七八十平方的两室一厅了,而我只有四五个平方。但是我们还是很快乐的生活着,相亲相爱。生活上我们会照顾谁谁来例假了给她煮个红糖水或者谁上夜班大家都不会去吵她,工作上,我们各个科室互通有无,比如我就给其他科室送了好几只去甲,当然我们阿长不知道。好像我们这一届也是历来这么多届最团结的,可惜现在一个个都各奔东西了。
好笑和感动的事情已经数不清了,大概有那么两件是记忆清楚的,我们家鼠患超级严重,是那种你半夜能听见老鼠在吃东西而且你拍打都吓不走它的那一种,当天晚上有三个人,我们简称为A,B和我好了,还有一个上夜班去了。我们买了粘鼠板抓老鼠,半夜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老鼠的惨叫声,,我冲出去一看,客厅好大一只老鼠在垂死挣扎,我和B两个人的对话如下:
“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它要逃出来了”
“快点把他盖上去”
“好恐怖好恶心啊”
“我要煮壶开水来烫死它吗”
“先把它固定住吧,,,好恶心啊”
……….
三分钟过去了,,结果就是老鼠快逃出来了,,然后,神一样的A出现了,,睡眼朦胧的拿了个雨伞开始敲老鼠嘴里还说:“敲死你敲死你敲死你,死了没啊,怎么还在动啊”,,B在旁边“不要把脑浆敲出来啊,我要煮壶开水吗!!!”我:“好恶心好恶心啊”,,敲完后A沉着的装进塑料袋里扔出去,,B“我要煮壶开水烫死它吗?”,A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我,杀了一只JERRY”
过了一会儿,,A又开始在客厅发疯:“见到老鼠我不怕不怕啦,,,我不怕不怕啦”“我要把老鼠抓住尾巴,把它的第七颈椎拉断”“我就是雌雄同体一样强悍的存在,快来膜拜我吧!!!”“我雄伟的抓老鼠的背影呢,,有没有拍有没有拍,,我要传到微博上去”
综上所述,,我是一个懦弱的人类,B是一个正常的人类,,,A……恩,,,她大概是猫妖吧
A一直都说让我去写文章,然后到时候做我的经纪人,她还自己还爱沉浸在幻想中COS那种牛逼哄哄的经纪人,二郎腿翘到头上那种,手呈兰花指状拿个电话:哦,环球日报啊,我们家女巫姐姐最近schedule很满的的啦,什么?500万?都说了不是钱的问题了,我们要的是inspiration,understand??我其实心里的呐喊是,,50块就好50块就好,只要有人看得上我的废话。A是个有点略神经质的姑娘,包子脸,喜好过小资生活,对朋友讲义气,是为数不多能够理解我四次元思想的人,我们两个经常会穿着睡衣坐在客厅里,蹲在凳子上,不记得聊什么了,但是能聊着聊着就哭了,聊着聊着就笑了。好像我身边的朋友桃花运跟我一样烂,还好,她终于是找到了,快结婚了,呵呵。
有一些人你在平时是体会不出她的好来的,比如B就是这么一个人,她说话很直,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好相处,直到我和她一个房间住了好久。当我自己一个人住以后才发现,原来生活中需要做那么多家务,女人的房间里有那么多头发,为什么昨天刚整理过的桌子今天就乱的跟什么似的?而过去的几年里我几乎没有体会过这样的事情,因为A和B都是有洁癖的人,我和C都是嘿嘿……我大概在家里负责的事情就是不断的扔东西,我的唯一爱好就是把冰箱客厅厨房厕所不该存在的东西都扔掉,对于产生垃圾和扔掉垃圾我有种无法言语的快感。被她们照顾了这么久的我,其实真的该好好说一句谢谢的。
辞职之后就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说起来还是有一点伤感。在不同的环境下人未必是变了,但是大家的圈子就远了。这大概就是物是人非吧,人生能相聚不容易,我有点想她们了。

第八个故事:离开一百天纪念
“总有一天,我会辞职的
然后开个书店
想看耽美看耽美想看言情看言情
再也不用半夜一点钟爬起来去上班
高兴开门做生意就做生意
不高兴就整天关着门睡觉
人生没有对不起这个词语
想骂谁骂谁,看你去哪儿投诉我
一顿饭吃一个小时再也没人催我接班
头发想染成红色就红色白色就白色
我爱扎头发就扎不爱扎就散的像个鬼一样
天天跟健康人接触,再也不要每天跟艾滋梅毒接触了
再也没人考我,我管你什么三查七对无菌制度
再难搞的人也无所谓了,爷不伺候
你爱买不买不买拉到
到时候每天涂手指甲
红橙黄绿青蓝紫一天换一种颜色
记得有一句话
工作就像结婚一样,要过大半辈子
总要找个称心如意的
不想死的时候回忆起来每天都是痛苦的
总有一天,姐会辞职的”
___________写于2010年
好多年过去了,我还是那么文青的一个人,差别在于以前别人叫我“小姑娘”或者“护士”,现在别人叫我“阿姨”或者“老板娘”。离职一百天之后的我,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开了一家学生用品店,这三个多月里每天会有人问我你在做什么呢你在做什么呢?或者别人会说那不干护士还能做什么呢?我终于在一百天的时候给了答案,我现在坐在自己的店里面等着学生下课,度过一天当过最忙碌的时刻。
肯定是羡慕我的人比较多,尤其是现在还在护士岗位上的人,但是说句实话,生活就像小马过河那样,未必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也未必像你想象的那么坏,只有自己经历过了的生活才是生活。我原本以为开店就是坐在店里和大家聊聊天,空下来自己看看书写写文章,天气好还晒个太阳喝个咖啡。但现实是我五点钟要起床了,因为学生六点钟就要来买东西,一来就是一堆人我根本记不清谁是谁不找错钱就已经很好了,更别说和他们聊天,等到七点他们一开学,我就有一段漫长的空余时间,然后就是点货进货理货等等等等。以前会觉得自己做生意会接触很多很好玩的人,现实就是我接触的人只有批发市场的老板娘以及旁边的鸡排哥哥和内蒙古哥哥,善良的副食品大叔,以及对我怀有敌意的文具店大妈,当然我还是挺喜欢和小初中生们接触的,会让我回忆起我那侄子花开的年代。
以上叙述并不是抱怨,其实对于我来说,我喜欢这样没有压力的生活,现在也总是会出错,东西的价格甚至我不知道店里这玩意是干嘛用的。但是无论出怎样的错误,无非就是自己损失点钱而已,小朋友好像都特别宽容,很理解这个老是出错的阿姨。而且对于我这个有买书买文具癖好的人来说,还有什么事情比去批发市场看到那么多我喜欢的笔和本子更开心的呢。开个文具店也就是过过日子,赚的倒还真不一定有我当护士时候那么高,不过钱养的活自己就好,人这一辈子总不能为了赚钱而活着。
每天看着这十字路口开始涌进很多的车,然后开始堵车,开始吵架,然后学校的保安出来劝架了,然后警察出来了,然后大家开始让路了…….其实也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好了,老板娘要开始工作了,下次再且行且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Mr.Zhang » 你懂的和不懂的护士生涯,且行且歌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