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疑日近,海阔觉天低

我这一生,毁在了一台10分钟的近视眼手术上

前段时间,我收到了一位知乎读者的私信

他的私信是这样说的:

下面就是放哥的口述记录——

我今年25岁

上海人

父亲是国企的老员工

母亲是上海三甲医院的医生

家庭条件算是小康水平

2016年末

我参加了上海的公务员考试

笔试通过后开始

准备接下来的面试和体检

因为岗位的特殊性

对裸眼视力有严格的要求

于是,2017年2月初

我去了上海的一家三甲医院

挂了366元的一个专家号

接受了全面的检查

各项指标都显示符合手术标准

图:放哥的检查记录

按照正常的流程

手术之前会有一个小型的谈话

说术前术后的注意事项等

(图片来源网络)

全飞秒手术的过程并不复杂

原理大概是这样的:

首先,采用专业的仪器

在角膜内部通过二次深度不同的层间爆破

将要切削的角膜基质完整塑型

然后通过一个2-4mm的微小切口取出

即完成手术

但是,手术之后

我的眼睛一直是雾蒙蒙的

这是因为术后角膜水肿

属于正常现象

医生说按时滴眼药水

按时来医院复查就没问题

虽然眼睛还没彻底看清

但我还是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要摘掉眼镜了

谁能想到,到了第10天的时候

我的眼睛开始出状况了

左眼看得特别清楚

但是右眼怎么都看不清

我有点担心

就去了医院

医生给我换了眼药水

然后告诉我

“没事儿,回家养着吧”

我听了医生的话

回家坚持滴眼药水

没事的时候就躺着休息

手机什么的电子产品

根本就不敢碰

但是却一直没有好转

接着我连续四次

挂了366元的专家号

去医院检查

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的

“挺好的,回家养着吧”

在这期间

我通过了公务员的面试和体检

因为到了论文答辩的时间了

我回到了学校

这个时候

两个眼睛的视觉已经极度不平衡了

左眼特别清晰

右眼特别不清晰

看什么都在晃

走几步路就晕

别说论文答辩了

正常的阅读我都做不到了

说起来还挺不光彩的

我最后的论文

都是托别人帮忙完成的

在跟导师说明了情况后

才勉强通过了答辩

终于捱到了毕业

6月底我回到了自己家

右眼开始巨疼

奇怪的是

巨疼的时候又可以看清了

一开始我还觉得这是好事

“真的像医生说得那样,

我的眼睛要变好了!”

(图片来源网络)

后来,眼睛越来越疼

但遗憾的是并没有越来越清晰

我再次来到医院

医生给我开了有镇痛作用的眼药水

一再告诉我

“你还年轻,一定会好的”

我第一次相信医生的话

是因为我真的相信他

我第二次相信医生的话

是因为我只能相信他

但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之后

我发现我不能坐以待毙了

万般无奈下

我投诉了我的主治医生

接下来

医院为我进行了一次院内

最高级别的专家会诊

有博士生导师、复旦教授

主任以及副院长

整个眼科最高级别的专家一起为我检查

他们得出了和之前一样的结论

“没事儿,会好的”

当时我的内心活动是

“这么牛逼的专家都说没事了,

那就一定没事”

是的,我再一次选择了相信

并且定期去医院复查

请原谅我的天真

在医生面前

恐怕没有哪个患者会斩钉截铁地质疑

更何况还是最顶尖的医生

但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

那些所谓的顶尖医生

要么是在安慰我

要么是在敷衍我

因为他们嘴上说着

“不要慌,不会变得更糟了”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

情况不但更糟了

而且是非常糟

更糟糕的是

到了第6个月

我的左眼也开始慢慢看不清

并且以我能感知到的速度逐渐恶化

此时的我

已经筋疲力尽了

眼睛疼得厉害

眼前的世界乱七八糟

视觉质量不断下降

严重的畏光和干眼

让我几乎不能正常的生活

我不知道我还能相信谁

我不知道

还有没有人可以治好我的眼睛

哪怕至少是跟我说句实话

我更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在无数个被眼睛疼醒的夜晚

我想过自杀

一了百了

世界那么大

我还这么年轻

可是却要在一片混乱中过一生

就这样,伴随着眼睛不断恶化

我又出现了心理问题

起初我实在无法接受自己的状况

我开始咨询心理医生

不到半年的时间

看心理医生的费用就花了几万块

庆幸的是

我度过了那段最黑暗的日子

后来

我开始自己慢慢搜集

关于全飞秒手术的资料

10月份的时候

我开始加入一些病友群

想多了解情况

看有没有什么途径能够变正常

当时的我

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但当我真正接触到病友的时候

我才发现

根本没用的

有的病友出国求医

花了几十万都无计可施

其实,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而是技术极限

谁都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查资料的时候

经常看到有人问

“为什么眼科医生自己不做这近视眼手术”

其实也有医生做

只是他们的后期恢复状况

也跟我们一样无法预估

我认识一位五官科医院的医生

他自己是留德博士

特别坚定和认可这个手术

决定“以身试法”

做了全飞秒手术

做完之后却出现了严重炫光

别说继续当医生了

就是生活自理都很难保证

我在查阅论文后发现

虽然全飞秒手术是从国外引进的

但是现在国外做这项手术的人数

远远少于国内

而且即使有人做

也是相当谨慎的

医生往往会仔细说明

给病人充分的时间考虑清楚

然而在国内

这一方面做的非常差

说起来

中国最先引进近视眼手术的

是台湾的一位著名的眼科专家

蔡瑞芳教授

他不仅是引进

准分子雷射层状角膜成型术的第一人

还完成了近500例的人体临床试验

并在行医生涯中获得多项奖项

图:蔡瑞芳教授

然而,就在2012年2月14日

蔡瑞芳教授却突然宣布封刀

今后不再做这种手术了

他表示

经长期发现

很多当年接受雷射手术的患者

都在十多年后又视力明显下降的情况

分析可能与当年动刀后角膜瓣有关

当时蔡瑞芳的声明

轰动了整个医学界

不过仅在1天后

他就出面做出了澄清

表示宣布停做激光近视矫正手术

产生的轩然大波只是一场小误会

不再做激光近视矫正手术

并不是认为激光手术有潜在危险或是问题

而是有其他的考量

尽管蔡瑞芳一再强调

他本身并没有反对激光近视手术的意思

但是身为一位专业的眼科医生

他也无法回避一个事实

那就是准分子激光层状角膜成形术

在角膜上创造了一个角膜瓣后

由于角膜瓣没有愈合

虽让激光手术达到准确性及不结疤性

却也出现了某些和传统认知不一样的病理机制

简单点说

就是术后有可能会出现

一些预料不到的后遗症

另一方面

他也建议

眼科医师在进行手术之前

要慎选合适病人

并主动告知可能并发症

我在查找文献的时候

还发现

其实很多国家都开始对这类手术

持有怀疑态度了

注:LASIK是准分子雷射层状角膜成型术的简称,是近视眼激光手术的一种

我还查到了很多

国外病友的真实经历

但是在国内呢?

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

医院在术前告知患者方面

存在非常大的问题

我认识一位病友

就是因为被隐瞒了术前检查的情况

最终导致了非常严重的后遗症

他是2015年10月

在一家三甲医院接受的手术

一年半后恶化成圆锥角膜

这是近视眼手术中

最恶性的一种并发症

想要保留视力

手术费用在10万以上

而由于眼睛还在持续恶化

今年5月

他还要再去奥地利进行二次手术

然而,造成圆锥角膜并发症的原因

竟然是因为

他本来就不符合近视眼手术的标准

根本不适合做手术

因为正常人的眼角膜厚度在500以上

而我的这位病友却只有480

这显然是不符合手术要求的

院方在术前检查中

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

但是当时院方并没有说明情况

佯装什么事也没有就做完了手术

后来当我的病友找到医院时

院方唯一的回应就是

不知道、不承认、不负责

现在他正在一边等待二次手术

一边走司法程序

然而,医疗官司一般也要

在2年左右才会出结果

这注定是一段漫长而又艰难的道路

而且就算是打赢了官司

获得了几十万的赔偿

也已经挽救不了他的眼睛了

看到这些之后

我真的是陷入了绝望

到最后

我甚至想出了一个昏招——

因为我母亲是医生

我拜托她帮我找了一些熟人

我翻看了2000个做过全飞秒手术的病历

发现有15%的人

术后都有跟我一样的后遗症

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

视觉质量下降

眼睛干、疼等症状

在这里我要承认我的错误

我也知道这种做法是不对的

这个数据也可能并不十分准确

但是我真的没有恶意

当时我只是迫切地想知道

事实究竟是怎样的

后来,在其他医生的建议下

我购买了硬性角膜接触镜

现在基本上靠这种镜片维持视力

可以把它理解为

特殊材料制作的硬性隐形眼镜

但价格却是它的几百倍

一副硬性角膜接触镜便宜的还要几千块

贵的就要几万块

而且一两年就要换一副

不夸张的说

这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承受的

这也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由于验配难度极高

有的病友即使佩戴也无法看清

所以,我是相对幸运的

在这半年的时间里

我接触了上千位病友

也联系了几百位

我们的情况千奇百怪

各有各的痛苦

说实话

在众多病友中

我的情况还不算是最严重的

在看清事实的真相后

我只能选择接受

我从那时候开始想

希望能帮助那些饱受后遗症折磨的病友

放宽心

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或许我们还有其他出路

毕竟社会不会因为我们是弱者

就等等我们

但是有很多人

都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他们接受不了自己眼睛彻底坏掉的事实

我曾经跟一位黑龙江的病友

有过短暂的联系

他跟我的情况很类似

术后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尤其是炫光严重

结果丢了工作,被女朋友甩了

医生说他没事

家人还各种不理解

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失去了阅读和学习能力

就会被整个社会抛弃还

这样的人有什么未来可言?

最后这位病友自杀了

他以结束自己生命作为代价

这一生

毁在了一场只有10分钟的手术上

我能理解他的处境和心情

但是我们还是要活着

只有活着才能改变

只有活着

才能等到技术突破的那一天

我一有时间就回去看看病友群

哪个又想不开了

哪个对手术不了解了

我都主动去联系

电话一打就是几个小时

但是这个世界的人

总是千差万别

你的好意未必有人能懂

前段时间

在病友群里

有一个人想做激光手术

我们几个“过来人”

都是极力劝阻

花了好长时间给他讲原理

告诉他我们过得有多惨

最后他却说

“我在网上看了

人家都说没事儿”

结果做完手术两周后

在群里留言

说想烧炭自杀

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我也是要工作的人

我也有我的生活

我只不过是希望

别再有更多的人

重蹈我的覆辙

可是有时候

我解释再多都没有用

还有一个病友

在复旦大学耳鼻喉医院的一位权威医生

接受全飞秒手术后

也出现了各种后遗症

几次找到医生后

连检查都没有做

医生就当着病友家属和所有病人的面说

“你脑子有毛病,去看精神科”

我想说的是

没有谁是真心想去医院的

挂一个号已经很贵了

也没有谁明明自己没事

却偏说自己不舒服的

术后带来的心理创伤

往往比生理病痛更严重的

生病了找医生

医生解决不了就骂人嘛?

听了太多病友的故事

以至于现在的我都已经有些麻木了

现在我会偶尔跟上海的病友见面

毕竟同病相怜

即使什么都改变不了

坐在一起聊聊天也是好的

眼前的世界是模糊的

是乱七八糟的

但至少我们不能放弃自己

我不敢说他做手术

一定会出现后遗症

但是不做就一定没事

决定不做手术感谢我的

当我决定向媒体讲述这件事的时候

也希望能得到病友们的应援

毕竟人多力量大

知道真实状况的人并不多

但是有很多人并不理解我

也不愿意说

他们彻底对生活绝望了

多次搜索关于近视眼手术后遗症的问题

但是在所有大众渠道

得到的信息却非常少

通常的信息只是笼统的描述:

但是这和群友给我反馈的情况

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而且国内对于这方面的

研究资料也是十分不足的

其实所有的激光手术都有

并发症的可能

只是一般认为

大部分症状会在短时间内消失

但我接触的这些案例表明

如果不幸的话

后遗症也有可能伴随一生

而且全飞秒手术后

出现的种种后遗症

是很难通过二次手术修复的

这是目前的技术极限

因为,在关于身体健康的决定上

再怎么谨慎也是不过分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Mr.Zhang » 我这一生,毁在了一台10分钟的近视眼手术上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